關於部落格
The world is not beautiful,

Therefore,it is.
  • 1139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童話版弗魯特

 

從前從前,有個小小王國名為弗魯特,這是由於僅有14名的王國成員,大多以水果命名的緣故。

 

 

 

事件的開端發生在某天早晨──

 

 

「現在是什麼狀況?」以蘋果為名的艾坡首相,此刻面色不善的望著眼前空無一人、被無數公文淹沒的辦公桌,沉聲問道。

 

 

「貌似國王陛下翹班了。」一旁的石竹書記官,提出中肯而犀利的分析。拾起桌上唯一有國王潦草字跡的紙張,上頭的『有事請找首相ˇ』與句末附上的榴槤塗鴉,提供了最有力的證據。

 

 

『既然繼承了有水果之王的榴槤稱號,辦公處事難道就不能像個王嗎?』這是首相與書記官對於督瑞闇國王不負責任的態度第N度的感嘆。

 

 

「看來有必要採取措施了…」首相眼中鋒芒一閃,心中做下了重大決定。

 

 

           

 

 

場景轉到了大廳,除去國王的皇室成員們與難得回國的閒暇官員正優雅用著早膳──

 

 

 

「喔?這麼說來我那笨兒子又丟下公文了是嗎。」疑問詞結尾但語氣透著肯定的石榴太后,愜意十足的品著香醇的咖啡。

 

 

「是的,太后陛下。」首相恭謹地回覆。

 

 

偏頭思考了會,石榴太后轉向身邊的奇維王子,「奇維你曉得你那笨父王跑哪兒去了嗎?」

 

 

「這個…孩兒也不清楚,父王最近都沒來找過我。」需知道督瑞闇國王最愛的人非奇維王子莫屬,既然連身為親密愛人的王子殿下都不知情了,問其他人可能也沒什麼結果。

 

 

「乾脆我來使個尋人外加捉人魔法好了。」邊吃著司康餅,雙子中身為妹妹的水蜜桃公主,邊興致勃勃的發言著。

 

 

「不好,這麼做只會打草驚蛇罷了。」同為雙子的姊姊櫻桃公主,以不負大賢者之名的嫻靜語調輕聲說道。

 

 

而且上次使出魔法造成頗嚴重的後果,國王拼命逃離追捕法術的過程撞翻了許多名貴古董,那陣子的財政報告呈現赤字。實行魔法搜捕會是出自不得已的下下策。

 

 

「那麼,來辦個宴會如何,那傢伙那麼愛熱鬧,肯定會自投羅網的。」同為玩樂愛好者的諾利‧索斯公爵自然深知其本性,多年的交情可不是混假的,連尊稱都省了。

 

 

「聽起來很不錯啊,我投一票。食物的部份可以由我負責喔。」率性而為的草莓外交官信手拈來一顆草莓,爽朗發言並眨了一下雙眼。

 

 

「宴會怎麼可以沒有美酒作伴呢,這部份就由我來吧。」事實上是起司侯爵的火龍果地下居民也愉快的舉手發言,誰讓他開了一間Bar呢,自然是由他處理囉。

 

 

「會場佈置就交給我吧,順便重新整頓一下幫派素質。」身兼官派的黑幫首領,最不缺的就是人手了,山竹移民局長自信的說道。

 

 

「巡視宴會安全的工作就請交給在下。」哈密瓜騎士隨侍於兩位公主身旁,頜首說道。

 

 

「這麼說似乎有點掃興,若有任何腸胃不適就來找我吧。」除了職業其餘不明的蔓越莓醫生也盡職的說著。

 

 

「看來是無異議通過了,那麼,這件事就全權交給首相與書記官進行籌備了。」朱唇微啟,太后的敕命隨即發落。

 

 

「是的,太后殿下。」首相與書記官兩人屈膝領命。

 

 

「好耶,今晚有宴會了!」海苔醬少爺興奮的說著,心想或許可以彈彈吉他來為眾人伴奏。

 

 

眾人相視而笑,懷著期待的心情各自籌備宴會事宜去了。

 

 

           

 

 

是夜──

 

 

宴會大廳的天花板垂下巨大的吊燈,與四周牆上的熤熤燭火一同照亮偌大的空間,長長的餐桌上擺滿各式可口餐點與香醇的美酒,間或點綴著幾束鮮花。

 

 

一陣陣優美的樂音流盪於觥籌交錯間,眾人愉悅的談笑起舞著,一旁穿梭著由移民局長調度來的臨時侍者,忙碌的進行收擺盤與重新注酒的工作。

 

「好像很熱鬧…喔喔那隻雞腿看起來好美味啊~」被眾人遺忘的國王為了躲避追殺,一整天都沒有進食,此時在偷偷開了一個縫的門前,很沒有形象的留了滿地的口水。

 

 

悄悄混進去應該不會有人注意到吧…行動勝過思考的國王邁起了步伐,墊著腳尖一溜煙移動到了滿桌的美食前,接著不顧形象抓起一隻大雞腿張口就要咬。

 

 

「唉呀呀這不是我們偉大的國王陛下嗎,」雞皮疙瘩瞬間竄起,國王機械式的轉過身子,雞腿連一口都沒舔到。這個聲音該不會是…

 

 

「您終於想到要出現啦ˇ」賓果,是首相喲。

 

 

甜膩的語氣在句末還附了一個愛心,但若熟知此人的行事風格,這種語氣一旦出現就表示有人有倒大楣啦。

 

 

「陛下您居然拋下那疊公文,還打算全部丟給我處理是嗎ˇ」甜膩模式全開啊。

 

 

「喔、吪、這、這是有理由的!!」

 

 

「那就請您好好解釋一下──」

 

 

「唔、耶、這個、」臨時編不出理由的慌亂卻只讓說出的話變得結巴。

 

 

「那個…艾坡首相,我想父王也不是故意的,他最近都熬夜過度,連黑眼圈都跑出來了。」於心不忍的王子終究開口為自己的父親兼愛人解圍,希望可以多少減輕他的刑罰。

 

 

定睛一看,國王陛下原本就很大的眼睛此時佈滿嚇人的血絲,黑眼圈掛在那裡都足以媲美煙燻妝了,首相一時心軟也不欲苛責過多,畢竟這陣子的公文確實太…

 

 

「對啊對啊,這陣子我拼了命要破關,玩到黑眼圈都跑出來了──唔!!」會被人叫笨國王不是沒道理的,此時我們那手捂著口的尊貴榴槤國王終於體認到禍從口出這句話的真意。

 

 

多…了。

 

 

這下連我也救不了你了,父王。奇維王子撇過頭蓋住半邊臉,為『覆/父亡』默哀。

 

 

「呵呵呵~看來您的日子似乎太安逸了,那麼我們就直接開始處理公文吧。」怒極反笑的首相以著不合外表的怪力硬生生拖走了石化的國王,「請放心,我會讓您有充足的體力可以辦公的。」彈了一聲響指,隨時待命的書記官一聲令下,侍者們端著一盤盤的佳餚往國王的辦公室前進。

 

 

據說,日後弗魯特王國的榴槤國王所留下的遺言是──『我恨公文』四個大字。至於為什麼不寫荼毒他的禍首艾坡首相呢,據說是因為寫了會被操得更慘,不過這一切都只是聽說罷了。

 

 

()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