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The world is not beautiful,

Therefore,it is.
  • 1139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KEIGI

已完成


<請所有者前來認領ˇˇˇ


(上鎖ing)


ps.此篇文章保存期限至所有者前來認領為止,期限一到自動銷毀。>


......沒想到連這篇畢業感言我也要打稿(遠目)


姆,拖了很久,抱歉>"<(Yin:你也知道拖了很久一"一)


前幾日終於下定決心不再逃避這個問題後,開始回想過往一切(自首無罪,一開始我還時空錯亂以為我們三年級才認識||||||||||bb)


高二由於地利之便常跑漫研社辦,於是認識了全體幹部(哼哼~~那個誰,別以為你那句孽緣我沒聽到=3=)


而後卯花月被拉去顧攤,一起參CWT-K,對非漫研社員而言,是很難得的經驗:)


平日在一旁閒嗑牙看大G三不五時的毛手毛腳(?),雖說是相同戲碼不斷上演,卻也替平凡無聊一成不變的高中生活平添了不少樂趣(?)


(耶~~~我沒說過嗎?一旁看戲是在下的興趣之一啊XD")


仔細想想,我們的交集似乎就是這樣平平淡淡,偶爾碰撞出一點小小的火花,很寧靜卻也十分舒服,個人相當中意的模式類型:P


我想,會一直持續下去吧。就像你說的,「......再一起瘋同人......」,有空,再一起參場唄!(笑)


(話說我台大場應該也是要靠你了XDD")


最末,江湖路險,步步為營小心為上仍是求學生存的王道!!≧0≦


ps.還是要再一次謝謝你送我的票根>//////<




-----姆...印象中那時在中正堂你的微笑讓我覺得生命受到了威脅(?),所以還是乖乖寫了-----



      夏末秋初


  那個處事幾乎可用「隨便」二字形容,常讓身旁之人恨得牙癢癢,恨不得將他大卸八塊的男人,雁國的統治者,此時正靜靜站再窗前看著底下雲海變化萬千。


  麒麟望著他的背影,難得地沉默不語。順手拾起方才吩咐女侍送來的桃子一口咬了下去。該是甜美多汁的最愛眼下卻是食之無味,咬沒幾口,又隨手扔了出去。


  滿地未食完的果子,足以看出時間流逝的長短。眼前的男人,他所認定的君主,站了多久,他也便盯著那人的背影多久。


  並非不了解那人的心思,相處五百年下來所培養的默契早已不言而喻。但也因為太過了解對方,有些事情,反而不知道該如何啟口。


    哎!誰說麒麟萬能來著?



  他想起他自方才前來拜訪的慶國女王眼中看出的,她遲疑了許久,最終仍沒問出口的,疑問。


  說真的,他感激她的細心體貼,畢竟有些問題,注定無解。


   ......麒麟揣度民意,將最佳人選拱上王位。那,既以天命為由,為什麼從古至今沒有一位君王可以長治久安?既然是順承天意的最佳人選,為什麼又會悸離民意走上失道一途?


  是呀......為什麼呢?就連自己,也想知道呵......


  自己活了五百年,宗王也統治奏國長達七百年之久,但對於未來,誰也沒把握。



  或許,對於未知將來的深深恐懼,是天帝用來證明其確實存在的,唯一手段吧......



  一粒桃子滾啊滾的,滾過腳邊,撞上牆腳,滴溜溜的轉了幾圈,停下。


  尚隆知道總是跟著自己跑東跑西,幾百年前的一次內亂還累得自己孤身入敵營將他救回,事後卻連句道謝也不說,還跩得跟什麼似的的自家麒麟在自己身後。


  極輕極輕吐口長氣 ,轉頭又是一慣的嘻皮笑臉:「怎麼?嫌上回讓下界下了場桃子雨讓朱衡罵得還不夠?這回打算讓玄英宮掉到下界是吧?」


  瞪了發言者一眼,低頭啃了手中的桃子幾口──這回倒是啃得相當乾淨──手一揚,果核在空中畫出一道弧線,咻一聲飛出窗外。


  「噯噯......你想挨朱衡罵可以,別把我也拖下水行嗎?」


  某君主七手八腳想撈起已然下墜的小小果核,無奈搶救速度仍比不過重力加速度,只得眼睜睜看著果核直直往下掉,消失雲海中。腦中自動預演過幾日當朱衡得知下界又有人民被果核砸昏後可能有的反應,愈想愈覺得有股寒意從腳底直往頭頂竄,忍不住拼命跺腳哇哇叫。


  「這粒桃子比較甜,我丟下去讓人民種有什麼不對?」理直氣壯反駁。


  「你還敢說!上次是誰丟了一大堆果核下去結果砸昏不少人還害我被朱衡足足罰抄一百遍太綱之天之卷的啊!」


  「少來!別把錯全推給我,那件事你也有份好嗎?」要翻舊帳是吧?大家一起來翻呀!




  不遠處的迴廊,嬌小人影在暗處窺探君臣的一舉一動。直至傳來的拌嘴聲越來越大,彷彿鬆了口氣,轉身,躡足緩步離去。


  「怎樣?」在外頭來回踱步的朱衡,聽到腳步聲後抬頭望向來人,急忙問道。


  「沒事了。」微笑,壓低聲音答道。


  「......那好。」


  近乎咬牙切齒的回應,朱衡開始折攏衣袖並搬弄十指關節,白淨臉龐浮現的卻是與眼下行動完全不搭嘎的特大笑容。


  「呃......你不會對主上他們怎樣吧?」冷汗直流。秋官長的笑容好恐怖啊啊啊~~~~~


  「怎 麼 會 呢?」回頭揚眉冷笑,加快腳步往玄英宮內部走去。


  默然目送朱衡遠去,在心裡替尚不知即將大禍臨頭的某國君王麒麟二人組默哀幾秒,轉身,俯視關弓偶露的點點綠意。被陽光籠罩的身體暖烘烘的,那人滿足地揚起一抹所謂幸福的微笑。


 ----------


總算完成了


呼~~~


本來是打算寫神劍的,可是我懶得查資料(毆)


所以就成了雁國某日記事(還莫名其妙爆字數|||||||||bb)


本來還想加一篇雁史邦書的說XD


啊,最後那位連名字都沒有的路人甲,就請把他當作是雁國某官員吧XD


以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